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归田文学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此博均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归田先生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1985年处女作问世,至今,陆续在国家及省、市报刊发表通讯、报告文学、诗歌、散文、杂文、小小说等作品百余篇(首)。 创作上以散文、杂文为主,兼有诗歌创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电视短剧]盲人的灯笼  

2010-01-27 08:19:5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归 田   编剧:王生文

人物

老七爷:60多岁,盲人。

春  红:30多岁,老七爷的儿媳。

二愣子:30多岁,村民。

1、新农村外景。深秋黄昏,外。

    这是一个紧贴公路的新农村。

    整齐化一的农家大院沿公路一字排开。

    公路上车水马龙。

    村民二愣子开着一辆崭新的三轮摩托车,潇洒地唱着“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飞也似地朝村中央驶来。

2、村中央与公路垂直的大路上。黄昏,外。

    一位六十多岁的盲人,手里那探路的棍子不停地、有节奏地敲打着又光又平的水泥路面,径直朝公路方向走来。

来往行人和车辆不断。

人们向盲人不断地打着招呼:

“老七爷,慢走!”

老七爷道:“谢谢!”

“老七爷,小心来往车辆!”

老七爷道:“谢谢,我会小心的!”

正当老七爷走到丁字形的村口时,迎面急转弯而来的二愣子,由于车速太快,眼看就要碰到迎面过来的老七爷,二愣子迅速把车拐向街边。说时迟那时快,二愣子的车撞在了墙上,老七爷手中的拐棍咔嚓一声被轧断了。

老七爷愣了片刻道:“二愣子吧?又是你这冒失鬼!撞得咋样?”

二愣子从车上跳下来,捂住碰伤的手,跑到老七爷的身边道:“好我的老七爷呀,你真吓死我啦!碰着了没有?”

老七爷:“人倒是没碰着,可我的棍子不见了!”

二愣子从地上捡起被轧断的棍子道:“这棍子被轧断了!棍子轧断可以买,你老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那当支书的儿子能把我揍扁!”

老七爷道:“没那么严重!不过,往后随黑开车一定要小心!”

这当儿,村里的人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二愣子,这一回你可碰住白钻石啦!”

“老七爷儿子是支书,知道了饶不了你!”

春红拨开人群,走到老七爷跟前道:“爹,碰的咋样?”

老七爷道:“没事!就是棍子断了!”

春红生气地朝着二愣子道:“我说二愣子呀,二愣子!你开车就是烧!这一回不烧了吧?你要是把俺公公碰着了,不光我不行你,恐怕全村人都不行你,知道不?”

二愣子低着头道:“知道,我的春红嫂子!老七爷是村支书的老爸,不是国太爷,也是村太爷嘛!”

春红道:“你少卖贫嘴!明儿你就给俺公公再买一根拐棍!”

二愣子道:“我马上就进城买!”

老七爷道:“算啦!不是一根拐棍吗?咱屋里不是有吗?不难为二愣子了。不过你往后可要长点儿记性!日子富了,啥最值钱?命最值钱!懂不?”

二愣子道:“懂懂!我一直记住你老的教导!”

春红招呼众人道:“没事儿了!大家都回吧!”

人们渐渐散去。

春红牵着老七爷的手道:“爹,走回!”

二愣子朝老七爷的背影道:“你老走好!不过我建议你往后出来,不要拿拐棍,最好打个灯笼出来!”

春红一转身道:“二愣子,你有病啊?你在哪儿见过瞎子打灯笼的?”

二愣子一伸舌头道:“对不起,我忘了七爷的眼睛看不见!”

3、老七爷的家。日,内。

老七爷蒙头睡在床上。

春红端着一碗饭走进来道:“爹,你起来吃吧!这饭我都给你热了几回啦!”

老七爷翻了个身,不耐烦的道:“说不吃就不吃!不答应给我买灯笼,就是不吃!”

春红无奈地道:“好好好!我马上就打电话,让大强从城里买一个捎回来!”

老七爷一轱辘从床上起来道:“好媳妇呀!我这就起来吃饭!”

春红笑了。

4、村街上。黄昏,外。

老七爷一手往前不住的捣着拐棍,一首打着一盏非常精致的电动灯笼,行走在村街上。灯笼上“平安”二字光彩夺目。

来往行人都惊疑地看着这盏灯。

来往行人也留下了不同的议论:

“瞎子打灯笼——白打!”

“瞎子点灯——白费蜡!”

“老七爷是怕死啊!”

“叫二愣子给撞怕啦!”

老七爷毫不理睬地往村口走去。

就在这时,二愣子开着车急停在老七爷的面前。

老七爷道:“是二愣子吧?”

二愣子道:“是我!你老又来村口观风景啊?不,你老又来村口听热闹啊?你真的打上灯笼啦?”

老七爷道:“还不是你小子提醒了我!可是人家却说我怕死,是瞎子打灯笼——白打!”

二愣子道:“老七爷,我支持你!你老就这样打下去,免得车撞住你!”说罢开车而去。

老七爷打着灯笼来到村口,站住了。

当他一听到有车来,就把灯笼高高举起,“平安”二字一闪一闪地,来往的车辆随之放慢了速度。

有的司机还鸣笛致谢。

当行人走过时,老七爷以便举灯引路,一边问候着:“回来了!”

人们也都回应着:“谢谢!”

老七爷像屹立的路标直站到万径人踪灭时,才打起灯笼往村里走去。

5、老七爷的家。日,内。

老七爷躺在床上不停地咳嗽着。

床头挂着吊针在不停地滴着。

春红坐在旁边,一边织着毛衣,一边瞧着吊瓶。

春红道:“爹,立秋了,天凉了,你晚上就别再出去了!一喝凉风,你的咳嗽老病就又犯了不是?”

老七爷道:“春红阿,一到晚上我不去村口转转,心里不安!总怕有人黑灯瞎火地撞到墙上啊!”

春红道:“爹,人家都长着眼呢!你一个盲人别再为明眼人操这闲心!”

老七爷道:“大强如今是村支书,要是能早些儿回来把村里路灯全安上,我就放心啦!”

春红道:“你儿子带着大伙儿在城里挣钱,就是想把全村的路灯装起来!他打算元旦前把路灯全装起来!”

老七爷道:“可这一日装不上,我一日睡不好觉啊!”

春红道:“爹,不管咋说,你今晚不能在出去!外边风大,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大强回来我可不好交待!爹,你就听我一回吧!”

老七爷道:“好好,我今晚不去。”

6、村街口。晚,外。

来往行人惊疑地望着老七爷举灯的地方。

“老七爷的灯咋不见啦?”

“听说病啦!”

“突然没了这盏灯,还挺不习惯的!”

“这灯离不了啊!”

就在这当儿,二愣子开着车冲了过来,只听咔嚓一声,随之便是二愣子的惨叫声。

二愣子在叫喊着:“哎哟,我的腿,我的腿…”

人们赶来一看,二愣子的腿被死死夹在墙缝里。

人们终于把二愣子的腿弄了出来。

此刻,春红牵着老七爷跑了过来。

老七爷下意识地把灯笼举起问:“二愣子,我来晚了!碰的咋样啊?”

二愣子道:“老七爷,我的腿断了哇!”

老七爷道:“快送医院!”

人们抬着二愣子出了村口。

老七爷打着那盏灯笼久久地站在村口。

灯笼的红光照亮了村街,照亮了大路。

最后,那盏灯笼化作一盏盏路灯,挂满了村街……。

                         2009年10月3日草成。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