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归田文学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此博均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归田先生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1985年处女作问世,至今,陆续在国家及省、市报刊发表通讯、报告文学、诗歌、散文、杂文、小小说等作品百余篇(首)。 创作上以散文、杂文为主,兼有诗歌创作。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百善孝为先 ——送给归田先生的一点文字  

2011-10-24 11:26:01|  分类: 引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疏 影

       读很多博友的文章,常心有触动,闲来就会为朋友写几句话,以共勉。记得一年前,我为一朋友写的文字被归田先生读了,他就在下面评到:“何时也为我写点文字?”知道他是在打趣我,就笑笑而已。然而,自己终究喜欢做事有始有终,朋友的玩笑我一直记得。只是平时浏览先生的文章态度欠认真,心里总有抱歉。既然对您的很多不能了然于胸,草率点评岂不对友不敬。前两天读您的诗《 小屋窗后,娘的叫声划伤儿心》,当时真的热泪潸然。成为博友已经好久了,可这是我第一次感觉我们的心灵在诗的隧道里相遇,竟然是那么的熟悉。我几乎能触摸到你写此诗时心痛的感觉,看到你因泣血而变得更加沧桑的身影。子欲养,亲不在。我们百身何赎?疏影在这里为老母亲深深的祈福,希望她在天堂能感受到拥有儿子思念的幸福。

        读完先生的诗我久久地坐着,一种内疚满溢在心头。疏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曾经答应自己要多陪陪父母,可每次回家都是急匆匆。整天把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用给了一些不值得的人和事,也把心中的爱给了不知道值不值得爱的人。愧疚,强烈的愧疚让人泪水盈眶。古人云,百善孝为先,我真的做得不够。前两天母亲打来电话,说父亲出去散步,忽然想回老家去,结果差点走丢了,后来被好心人送回来。接电话时,我正走在街上准备与朋友一起吃饭,竟然不自觉地把头埋得很低很低,生怕谁认出自己似的。我当时真的感觉自己好差。父亲有点老年痴呆的前期症状,有时走出去就不知道回来的路了。这个时候,我想我应该陪在父亲的身边才对,我应该扶着他慢慢地走在他想要去的路上才对。可我每天都忙,却不知在忙什么?小时候,我们不知道路,不就是父母带着我们走的吗?我们走不稳,不就是父母扶着我们走的吗?可是,当我们渐渐长大,他们渐渐老去,一直老到不认识路,老到走不了路,不就该我们扶着他们走了吗?扶他们去他们想要去的地方。然而,外出的老父,我陪过几回?人生在世,如果连带他来这个世界的人都安顿不好,我们何以为人?

        真的,我该反省自己了,因了归田先生的诗,也因了先生那一份对母亲的深情。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真切的思念一个值得你思念的人更珍贵的东西?朋友从洛川果园拉来了几箱苹果,我叫人给爸妈送回去。峰笑话我,说苹果是什么好东西,这么远的路。其实他不明白,洛川的果子是贡果,驰名全国,且从果园刚摘来,新鲜无比。更重要的是,我在安抚自己的心。渭南的朋友说,我们那里盛产棉花,给你做了四床被子,超市里买不到的。我说那好,给爸妈送两床回去。朋友笑了,多好的女儿。其实有件事一直记在我心里,几年前,爸爸来我这里住,早晨起来说被子太沉了,我就去超市买了一床很好的新被子,结果第二天早晨父亲又说,这是什么被子,盖上轻的和没盖东西一样。当时搞得我哭笑不得,没有生活经验的我,哪里知道人到了一定年龄,对很多东西的感觉就变了,他不是故意的。有了朋友送的这种“不轻不重”的被子,父亲一定会觉得很舒服的。

         谢谢你,归田先生,这个时代有您的笔,真的是一种幸福;博友里有您这样的朋友,是疏影的一面镜子。下面转载了您的诗,未经你批准,请见谅。

            

                                   小屋窗后   娘的叫声划伤儿心                                                                 文/归 田

题记:这首诗写成三年了,一直未能定稿,今天发出来以纪念我已经逝去的母亲。

 

让您住进这个小屋,真是做儿的无奈

兄妹七个,弟兄三个,一位八十岁的老母

却要在一个临时租来的小屋窗后

声声叫喊我的名字

一声声,一声声

对着我离去的背影

慢慢嘶哑

曾经的大屋子容不得您的身影

连我的影子也从那套房子里消失了

我在这间小屋里陪你,也许要很久

娘的腿摔断了

那根借来的拐杖撑不动您八十岁的病体

您手的力气竟拉不开那道虚掩的门

(我从来不敢关闭那扇我一次次走出的门)

您只能站在窗后

用八十的苍老声声嘶喊

邻居们听到了

我也听到了

每次下班踏上这道楼梯

我都能听到您的喊叫与痛骂

“鬼娃子,你咋还不回来?你老在外边干啥呢?”

寂寞与孤独传得很远

一直传到几千米之外我的单位

坐在岗位上的我听到了您的叫喊

每一声都划伤我的心

下班的那一刻

我飞一般扑向小屋

冲回那间小屋,一切变得安静

母亲,儿来陪您

             2008年2月20日豫西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