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归田文学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此博均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归田先生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1985年处女作问世,至今,陆续在国家及省、市报刊发表通讯、报告文学、诗歌、散文、杂文、小小说等作品百余篇(首)。 创作上以散文、杂文为主,兼有诗歌创作。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杂文]张士贵河南卢氏祖茔考  

2017-12-15 09:18:52|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李桂田

  

     张士贵卢氏祖茔里可能安葬的有他的父亲张国,张士贵本人的衣冠冢,张士贵的一些兄弟们,张士贵除儿子张瑱以外的其他儿子、孙子、曾孙、玄孙、来孙、弟孙、乃孙、云孙等八代人中的一部分。

 

一、张士贵卢氏故里现状

张士贵卢氏故里位于卢氏县城西黑马渠村,属东明镇管辖,准确的地址是黑马渠村南一个叫做张家堎的地方。

201110月及20168月,我前往做了两次调查。201110月,在村民们的指引下,我找到了那个地方。张家堎是黑马渠行政村里的一个小地名,是一片不大但还算广阔的田地,被一个叫豫西铁厂的企业占领着,由于市场原因倒闭已十几年了。由于时间太过久远,想像中的高门大院,什么也没留下。毁灭的最大可能有两个,一是兵燹,一是西沙河洪水。我走访了当地村民,村民说,唯一的遗迹是当年张家人使用的一口水井。我找到了那口井,在那片广阔的田地的北边,有一间小房保护着。走进蛛网密布的小房,井台上铺垫着的和辘轳把上压着的都是刻有文字的石碑,碑上的文字模糊难辨。是不是张士贵家族用过的井,我很怀疑,毕竟1300年的历史长河中,若不是刻意保护,想留下点什么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168月前去的时候,此地已被夷为平地,正在建设卢氏县康乐养老中心,那口唯一的遗迹——井也被填没了。

二、张士贵卢氏祖茔为何建在段家洼

张士贵河南卢氏祖茔距张士贵卢氏故里张家堎只有5公里左右的距离,在这里建祖茔就距离而言是很合适的。

20139月,我寻访了那个地方。出县城往北坡,沿着九龙山脊下一条乡村公路一路走一路问,过前后九龙洼,在距县城大约7.5公里处找到了看坟寺。此地本叫段家洼,后因张士贵祖茔设了看坟的寺院而改名看坟寺了,现在的看坟寺已被附近的村民们读转了音,很多人告诉我的名字叫“康门寺”(音)。看坟寺所在的行政村叫段村,属东明镇管辖。

我详细查看了看坟寺的地形地貌才知道张士贵为什么会选这里建坟地。首先,看坟寺后是一条西北东南走向的山脉,因形状如九条前后相继的龙,当地人称九龙山,看坟寺所处的位置正于九龙山后二条龙的位置,处于整个九龙山脉的尾部,是龙脉之地。其次,九龙山脉中部位置曾有九龙潭,潭很大很深似洞庭,夜晚,明月印入潭中,还映着九龙山的倩影,甚是好看,成为卢氏古八景之一:洞庭明月。清乾隆年间卢氏知县李烆有诗赞曰:石罅中开止水汀,依稀天外落空青。寒潭似有骊龙卧,皎皎珠光满洞庭。据说,唐女皇武则天曾路过九龙潭,并有吟诗为证,《游九龙潭》:山窗游玉女,涧户对琼峰。岩顶翔双凤,潭心倒九龙。酒中浮竹叶,杯上写芙蓉。故验家山赏,惟有风入松。其三,看坟寺所处位置的前方正对洛水,按古时坟地选址要求,此地刚好头枕龙山,脚蹬洛水。

此时,站在进村的垭豁处俯瞰段家村,段家洼就象一个风水极好的古村落,大片树林遮蔽之下,房屋檐角星星点点地显露着,灰色、白色、绿色交相辉映,安谧而静穆,大有世外桃园之大美。

三、张士贵卢氏祖茔现在什么样

有资料记载,卢氏张氏祖茔面积一万二千平方米,张士贵伴驾昭陵后,九龙山祖茔得以扩大,植松柏、树高碑、修花墙、建寺守坟。寺院内有殿房六间,戏楼三间,农历正月十九为寺内庙会,热闹非凡。寺南有砚山,山上有砚凹坪,建起一座山寨,为看坟寺百姓的避险之处。

    我所寻访到的张士贵祖茔却只是一片柏树林。走进那片柏树林,几乎没有找到一点有关坟墓或者寺院的任何物证。柏树都是后来栽植的,最多也不过几十年的光景,地面上的树桩看上去要粗一些,特别是一截倒在地上即将腐朽的残木看上去还有一些历史的沧桑。树林里一个一个隆起的小土堆绝不会是一个大家族的坟茔堆土,大约应是当地村民失去的亲人们的墓堆吧。在柏树林里我发现了一通墓碑,是清乾隆六十年所立的,但那不是张家的,墓主人姓党,名克明,字峻德,此墓是党克明与两位妻子张氏、齐氏的合葬墓,墓碑上纪录得很清楚,由其儿、孙、曾孙、玄孙同立。此公也是山西人,墓碑背面有记述:祖居山西平阳府红铜县,迁到河南陕州卢氏县看坟寺居住。

我在村口的一个烟叶合作社里访问了几个炕烟的农民,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但对看坟寺一无所知。毕竟那是一千三百多年前的事了,他们包括他们的爷爷、奶奶生下来都没有见到过什么寺院或者房屋、墓碑之类的东西。他们告诉我,地方大约就在这个合作社马路对面的那片柏树林里,因为这几年总有一些自称张家后人的人在那个地方祭拜。

四、张士贵卢氏祖茔里安葬了哪些人

    看坟寺是张士贵的祖茔,张士贵本人陪伴着唐太宗李世民安卧在陕西礼泉县的皇帝陵里,他的老家山西盂县上文村的祖坟更加辉煌,先人们在此安睡,从他的父亲张国之下十世在外居官另建坟地一段时间后,从其九世孙张崇嗣至二十一世孙张书,虽生前都居官在外,死后都又回到了盂县上文祖茔。

    那么,张士贵家族的什么人安葬在了卢氏的祖茔里?

张士贵的曾祖父、爷爷埋在山西盂县上文村是有记载的,张士贵本人于唐高宗显庆二年(公元657年)六月三日在河南县(今河南洛阳市西郊涧水东岸)显义里宅第谢世,陪葬在陕西省礼泉县昭陵也是有记载的,墓前有《大唐故辅国大将军荆州都督虢国公张公(士贵)墓志铭并序》,为当朝宰相、河南老乡上官仪所书。墓葬位于唐太宗昭陵以南约5公里处,地面留有高约9.1米,底径约20米的圆锥形封土堆。看来,张士贵本人,他的曾祖父、祖父都不在这里。

张士贵的父亲会葬在这里吗?张士贵的父亲张国,“入仕隋朝,先前任陕县主薄,后又任硖州录事、参军、历阳令,不久又以军功授大都督。”这是上官仪在《大唐故辅国大将军荆州都督虢国公张公(士贵)墓志铭并序》中写到的,张士贵也是因为他父亲在三门峡做官居住卢氏而在卢氏出生的。但他的父亲葬在哪里,没有明确记载,是不是他的父亲葬在了这里?这里才有了他的祖坟尚不得而知,但可能性是极大的。应该说张士贵在卢氏黑马渠村住的时间并不很长,在整个72年岁月里,31岁左右起兵反隋,征战各地,应该不会再回卢氏居住。墓字铭说,张士贵于唐高宗显庆二年(公元657年)六月三日在河南县(今河南洛阳市西郊涧水东岸)显义里宅第谢世,说明他后来又在洛阳建立了宅院,但在洛阳的时间也不会太长,一是洛阳没有发现他的后人们的坟地,二是在后来征高丽时,在山东滕州市官桥镇来村发现了“龙脉”,重新建了宅第,回兵后,他留下镇守山东的儿子张瑱就住在这个宅第里,也有后人们的坟地为证。张士贵在外征战,他的父亲致仁后应该回到了卢氏居住,毕竟卢氏是他儿子的食邑之地。如果找不到他的墓地,死后葬于卢氏的可能性极大。

张士贵的兄弟们会葬在这里吗?张国有几个儿子,资料中没有记载,但绝不可能只有张士贵一个。当时的望门贵族哪个不是三妻四妾,哪个不是儿女成群,只是没有资料记载而已。张士贵聚众反隋,后跟随李世民南征北战,其他的儿子们在那里呢?待在卢氏老家的儿子们呢?死后葬在卢氏自然是天经地义的了。

张士贵的儿孙们会葬在这里吗?张士贵共有几位儿子不详,有据可查的只有一位,就是荫袭父职的张士贵的长子张瑱,一直跟随父亲征战,张士贵回朝后,接任父亲之职留守山东镇守,死后葬在了山东滕州市官桥镇来村坟地。按理说,张士贵不可能只有一个儿子,孙子、重孙们可能更多。这样,出仕在外的不在卢氏居住以外,未出仕的都应该还居住在卢氏老家,死后也应该葬在卢氏老家。即使出仕在外的死后也有可能葬于卢氏老家,毕竟张士贵之下还有八世葬地不明。

    以此判断,张士贵卢氏祖茔里可能安葬的有他的父亲张国,张士贵本人的衣冠冢,张士贵的一些兄弟们,张士贵除儿子张瑱以外的其他儿子、孙子、曾孙、玄孙、来孙、弟孙、乃孙、云孙等八代人中的一部分。

有资料说,张士贵在黑马渠村的北坡上有衣冠冢,应该是误解。衣冠冢本是为承传香火的,5公里之外的段家洼就是其祖坟,衣冠冢不设在祖坟里而设在村北坡就没有道理了。段家洼的位置也在黑马渠北坡,想必是弄混淆了。若北坡确有衣冠冢,也说明了一个问题,衣冠冢下至少埋葬着他的一个儿子。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