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归田文学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此博均为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归田先生原创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1985年处女作问世,至今,陆续在国家及省、市报刊发表通讯、报告文学、诗歌、散文、杂文、小小说等作品百余篇(首)。 创作上以散文、杂文为主,兼有诗歌创作。

[原创散文]他的鼾声里我闻到了花香的味道  

2017-12-04 17:03:0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归 田

   

市文联搞了一个文学培训班,一星期的时间,请来了几位名家授课,各县区稍有名气的作家都来了,我也混在其中。

培训的地方叫九龙山。名子叫得霸气,地方也好,不但山青水秀,而且有一条乡间小路从宾馆门前蜿蜒而过,细细的沙子踩上去非常舒服,这让那些个本就浪漫的男女作家们一个个趋之若鹜,顺着这条小路不停地走来走去。小路两边开满了各种叫上名叫不上名的野花,帅哥们不过嗅嗅闻闻而已,美女们却没有那么简易,早已是一个个地攥满了手掌。山里的野花有一种很特别的味道,不只是香,还有一种很浓的青草味,正像他们生长的环境,处于大山之中,无人关注,无人欣赏,但他们仍按着自己的节奏适时的孕蕾、开放,为的不是他人欣赏,而是完成自己生命的设定。

我被安排到了一个有四张高低床的房间里,可能由于没有空调,上下也不方便的原因吧,临到夜深的时候,这个房间里仍然只有我一个人。我倒很乐于享受这独居的安静,可以静静地整理学习笔记,准备好好地学上一个星期,让写作水平再上一个新台阶。

我一般是十点半钟睡觉的,再晚一点很容易失眠。

第一天晚上,我正睡得香,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睡到了另外一个空着的床铺上。我问了一声:谁?他回答:我是你隔壁房间的峰,我睡得房间呼噜声太吓人了,惊天动地的,听说你这儿就你一个人,就偷偷溜进来了。我知道我隔壁房间的情况,住着五个人,白天曾进去转过一圈,与峰、华、帝、松、飞都握了手。我不知道谁会有那么动人的鼾声,只知道峰是我的一个老乡,在市里工作,也不介意,看了一下手机,时针正指向二点,又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第二天晚上,由于学习笔记整理出来得晚,大约十二点才收住笔。我走出房间,准备方便后睡觉,看到峰正依栏望着宾馆的大门口,我依着他的目光望去,发现大门口的一块大石边上正坐着两个胖男人在低低私语,说的什么并不能听清楚,但从他们的手势上看,他们聊得正欢,并没有很快要睡觉的意思。我问峰:哪是谁?峰说是华和帝,说两个家伙深更半夜不睡觉,一睡觉便鼾声如雷,弄得别人也睡不成,我昨夜就是被华的鼾声给撵出来跑到你屋里的。我便对他们充满了“敌意”。

那天晚上,华和帝是什么时候睡的,我便不知道了。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峰因为有事,回市里去了,我的房间又恢复了独居时的安静。我静静地整理了白天的学习笔记,十点半钟准时入睡了。半夜里我被尿憋醒,因为我的房间里没有厕所,需要到楼梯口的公厕里去方便,便走出了房间。那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我仍然看到华和帝在宾馆大门口的大石头边上聊天,石头上似乎还放着一瓶酒。我就想,这两个家伙怎么这么一个坏毛病,这么晚还不睡觉。从厕所回来的时候,我突然多了一个心眼:峰今天回市里了,可别让这两个“家伙”跑到我的房间里,弄得我无法睡觉,我得把门拌住。但事实上,我的门是坏的,在里边根本就无法拌住。另一个即将发生的事实也验证了我聪明的猜测:当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推门进来了,而且轻轻地又是极快地睡到了另处一个底层空着的床铺上。我微微抬头看了一下,那胖胖的、矮矮的身材,就知道那一定是华了。既然进来了,我也懒的搭理,只想努力地睡去,但事实是我再也无法入睡了,他的鼾声响亮地响了起来。

华的鼾声似乎和别人的鼾声不一样:先是一声短鼾,然后是一声长鼾,再然后足足有一分多钟的停顿,让人感觉他已经没了呼吸了,却突然间又响起一声半短半长的鼾声来,真是惊心动魄,吓死个人吔。这样的鼾声一遍一遍地播放着,我真得是无法入眠了。一直到了早上七点半钟的时候,华才停止鼾声,从睡梦里起来吃饭,我却几乎是半夜没有入睡,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

第四天的晚上,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也是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华又偷偷地钻进了我的房间,同样响亮的鼾声再次响起。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我披了衣,走下床,来到华睡倒的床铺前,准备捏住他的鼻子把他弄醒,然后告诉他我的愤怒,问他为什么早些不睡,老在别人睡着的时候进来打扰?但就在我下手的那一瞬间突然被一种意识所控制:他是不是就是怕影响别人休息才这么晚回来的?他是不是想等别人睡熟了再轻轻地进来睡下?若真是这样,那也真得太难为他了。这样想来,我便停住了即将伸到他鼻子上的手。在他鼾声如雷的整个凌晨里,我都在想着这样的事情。我似乎仍然可以看到华和帝坐在深夜里的身影,看到华蹑手蹑脚走进我房间轻轻地、极快地睡倒的样子,于是我便认为他一定是怕打扰别人的休息才这样做的,我的心里溢满了感动。

五点钟的时候,外面的亮光从窗子里传进来,我决定起床到外边转转,让华好好地睡一会儿。

我如华一样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沿着那条乡间小路慢慢地踱着,路边的野花正悄悄地开放,叶子和花上都凝着晶莹的露珠。我拉过一枝深深地嗅去,一种别样的味道深入肺腑,既有花香,又有草香,薄薄的、淡淡的,就像华不愿言说的心事,看似普通,却感人至深。

 

 

              2016916日豫西卢氏

              2017122日改定

  评论这张
 
阅读(2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